余姚"瘾君子"浪子回头:如果能重来 打死都不会去碰毒品

作者:admin 2019-06-24 08:57阅读:

  很多人觉得,毒品离我们很远,其实不是。一颗糖、一包烟或一杯水,都有可能把我们推向吸毒的深渊。6月26日是国际禁毒日,今年的主题是“祖国有我,禁毒有我”。

  6月20日,记者走进余姚市低塘街道禁毒办,听到了一个“瘾君子”浪子回头的故事。他叫邵波(化名),今年37岁。23岁开始吸毒,吸毒近10年,连婚房都败光了。强制戒毒以后,他开始找工作,组建家庭,还有了一个可爱的小公主。“如果能重来,打死都不会去碰毒品。”他想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诫大家,远离毒品。□现代金报记者薛曹盛 通讯员马涌芳孙敬恪

  10年前

  吸毒近10年,无法自拔

  “为了还债,婚房不得不卖了”

  “那几年,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熬过来的,整晚整晚睡不着。”邵国勇(化名)埋着头,大口大口地抽着烟。那段灰暗的日子,回想起来都是痛。

  不知道从哪一天开始,儿子邵波(化名)天天不着家,中途辍学,成天跟着狐朋狗友赌博。每次回家,就是伸手要钱。如果不给钱,就胡乱砸东西。

  有一天,邻居悄悄和老邵说,你儿子好像吸毒了。这个消息犹如晴天霹雳,他从来没想过儿子会和毒品沾上关系。慢慢地,老邵也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。儿子回家的日子越来越少,常常有人上门催债。有时候在家要不到钱,儿子索性从亲戚朋友那里借,甚至找高利贷借款。短短几年,债台高筑。“每天过得提心吊胆,生怕那些凶神恶煞的人来讨债。”

  原本,老邵在村里给儿子盖了两层楼的婚房,算上装修花了50多万。为了偿还债务,婚房不得不卖了。“我们辛辛苦苦几十年攒的钱全被他败光了,真的恨铁不成钢。”

  然而,老邵最不愿意看到的事还是发生了。2014年1月,儿子被公安当场抓获,因为吸毒。这已经是他第4次被抓。早在2005年,邵波就曾因吸毒被抓,拘留了5天就出来了。2010年,一年内被抓两次。原本只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,没想到近10年时间,邵波越陷越深,无法自拔。

  10年后

  强制戒毒两年,现已成家立业

  “往后余生,好好守护这个家”

  2014年6月,邵波进入杭州市强制隔离戒毒所。戒毒所的日子,有些难挨,他总想着提前回家。然而,两次提出申请,都被拒绝了,从中“作梗”的是余姚低塘禁毒社工茅洪淼。“他吸毒史比较长,提前出来对他不是好事。我就打电话给老邵,让他坚持住,决不能松口,一定让他在里面好好改造。”

  其间,老邵去戒毒所看过儿子,还特意带去了一封祖父写的书信,让他好好戒毒,出来重新做人。遗憾的是,老人因病匆匆离世,再也没有机会看到孙子“浪子回头”。

  “从戒毒所出来,同样需要严密‘监控’,一星期到禁毒办‘报到’一趟,定期做尿检和毛发检测。”这几年,禁毒社工茅洪淼成了邵波最信赖的人。三年来,邵波再没有失约。他的改变,茅洪淼都看在眼里。

  有一次做检查,两人敞开心扉聊了一次。

  “整天无所事事不是办法,你试着找一份工作。要想真正戒毒,就要戒圈子,不要再和他们来往了……”茅洪淼说。

  “我找到工作了!”一个月以后,邵波打来电话,满是喜悦。那一年他34岁,那是他第一次踏入社会工作。现在,他在余姚一家机械厂上班,当上了车间负责人。

  “看着他每天按时上班,准时回家,晚上也不出去鬼混了,我们心里总算是踏实了。”老邵说,那感觉就像是老天爷重新给了他们一个儿子。

  “现在工作找好了,不到处乱跑了。我们年纪都大了,唯一的心愿就是想让他组建个小家庭,这样就真的安心了。”一次家访,老邵和茅洪淼说起自己的心里话。

  好消息很快传来,他找到女朋友了。老人乐开了花,将老房子重新装修,又买了辆车,小两口结婚了。去年10月,有了一个可爱的小公主。每每看着儿子其乐融融的样子,老邵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。

  采访当天,刚好是邵波解除社区康复的日子。

  “如果能重来,打死我都不会去碰毒品。都说浪子回头金不换,我只能用往后余生,去守护这个家。”面对记者,他不太愿意谈论过往,只想“从头开始”。

  禁毒经验

  一张张网格图背后的精细

  余姚吸毒管控经验走向全国

  据了解,截至目前,余姚籍登记在册的吸毒人员达2776名,在册吸毒人员有效管控率、毛发检测阴性率都位居全省第一位。

  这两年,余姚一直在打造社区戒毒、社区康复的新体系。成效如何?有一项数据很有说服力。余姚籍吸毒人员新滋生率从11.5%下降到2.26%,复吸率从13.6%下降到2.52%。短短4年时间,新增吸毒人员累计减少700余名。

  去年,云南公安厅禁毒局副局长余兵组团来交流取经,大大点赞余姚的吸毒管控经验。

  “云南的吸毒管控刚起步,复吸率处于高位,看到这组数据,他们称不可思议。”余姚公安局禁毒大队副大队长王芳敏说,余姚以吸毒人员管控为突破口,严管吸毒人员,萎缩毒品市场,挤压涉毒犯罪。

  在余姚,禁毒专职社工有75名。茅洪淼做禁毒社工整整11年,每天和形形色色的吸毒人员打交道,他深知肩上责任重大。“我们挽救的不光是一个人,而是一个家庭。我们让他远离毒品圈,真正融入社会。有时候,吸毒人员为了逃避检查,就四处‘躲猫猫’。不管他在哪里,我们都要找到他。我们的字典里,就是一个都不能少,一个都不能吸。”

  他们不光是管理员,更是情报员。在王芳敏的办公室里,记者看到了一张张吸毒人员的联防网络图。“谁和谁同吸,谁贩毒给谁,这些信息在图上都一目了然。但这样一张图可能需要禁毒社工花两三年时间收集情报。每个吸毒人员背后都或多或少有联系,我们就要抽丝剥茧,去寻找其中的联结。”

  这两年,累计有来自全国13个省市的相关负责人带队来余姚取经。仅去年一年,余姚就接待了18批次来自北京、湖南、云南等地的相关人员。现在,云南和山西都已经全面推广余姚的吸毒管控经验。

热门文章
订阅栏
合作联系
金沙棋牌游戏下载_金沙电玩城_澳门金沙官网 Power by DedeCms